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其實三十歲參加活動是沒什麼關係啦,跳舞跳到現在算是有十年了,中間有完全不跳舞好一陣子,大概三四年的時間是很少在跳的,就是偶爾跳一下這樣,但基本上練舞的時間跟跳舞的時間都已經沒有過去這麼多了,所以今年參加活動每一次在Audition的時候就被刷下來了,會覺得有點悶,但想想其實也還好,畢竟那些有「歐」進的人真的都是很認真對待舞蹈的。

我覺得在小琉球賣冰有很多事情可以講,其中一件事情就是我們的冰塊都是用買「買」的,因為一般家裡哪會有製冰機,阿我們是在路邊賣更別說要有能夠一直提供冰塊的機器了,所以我的冰塊都是用買的,一包$50,說大包沒有很大包,但也不小包,小琉球一共有兩三個地方提供這種賣冰塊的服務,因應著這裡很多人在賣冰但卻沒有製冰機。我一直都覺得他們很賺錢,一包$50,成本我都不知道有沒有$2,因為那就是水啊,果然水錢是最好賺的。

科技進步的太快,導致沒有人教我們該怎麼做,才能應付接踵而來的「狀況」,十年前的我一定沒有想到,會出現像是Facebook或是Instagram這樣的東西,在網路上,這仿佛就是我們的另一個身份,比起經營自己真正所能觸及到的實體,我們更喜歡去經營這些虛擬的東西,且開始對於這些虛擬的東西在意。

老實說,你從小就被教育成長大之後不要當壞人,所以每個人都想當好人的這個想法是正確的,只是人類有一個最不好的壞習慣就是,說得到做不到。我們都想做好人,但最終都會淪為嘴巴上講講的,因為行為根本就跟不上想成為好人的自己,所以當你今天說出一些很正義的話,非常政治正確的話時,就單純只是證明你自己是個說得到做不到的人罷了。

我忘記什麼時候開始,真的很討厭去那種人很多的地方,人擠人一點逛街或是買東西的雅緻都沒有了,一堆「借過」、「不好意思」、「你可以旁邊一點嗎」之類的這種像是寒暄的話得一直掛在嘴邊,其實我就想講一句:「幹可以不要卡在路中間嗎?」,但我怕被打所以我都不敢這樣說話,可是這種人很多的地方讓我越來越懶的出門。

當初在考慮去小琉球時,其中一個考慮的點就是我跟女友太容易吵架了,我很怕在那邊會一直吵架很煩,不過後來其實還好啦頻率很少,但一吵就是很兇悍那種,而且那個時候我女友有一招很強,就是吵架就會衝出門,騎車去外面閒晃。欸你知道,如果這招發生在我家或是她桃園的家,那就算了因為Google還找得到地方,但是幹,在小琉球是要Google哪裡啦!

如果要唸書,就努力唸最好的,這是必然的。從小的教育就是這麼被灌輸著,台大的頭銜遠遠大於其他事情,無論是興趣或是喜好都必須要學校的頭銜之後,七年級末段班的我,的確也是在這種教育環境下長大的,高職覺得念公立的就好,什麼科系隨便,大學只要是公立的就好,什麼科系也隨便,比起那些高中念間中,大學念台大的人來說,我這種人在唸書這一塊,根本就是個失敗者。

可能是平常都一直相處在一起,即便分開一陣子我們也每天都會講電話,所以我覺得這樣的陪伴讓我不需要用文字與妳說些什麼,因為妳是我唯一能夠不用文字,當面講話就能侃侃而談的人,無論是多麽矯情的告白我都會親口對妳說,因為妳就是有這種魅力,讓我能夠完全地做我自己。

我一直都很喜歡鍾明軒這種直來直往的態度,遇到不爽的事情就幹爆,遇到不爽的酸民就幹爆,完全做自己的一個人,我記得之前有陣子很常看他的影片,喜歡他的論點在於不需要管其他人的眼光,做好自己就是了,別讓他人眼光去定義自己之類的這些心靈雞湯,只是他用自己的表演方式呈現,我覺得很酷,也很有趣,對我來說他的做自己是我很認同的一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