玩點文字

我想,文字就是有著很獨特的魅力,在這影片當道的世代,我還是想用文字留下點什麼,雖然一點都不主流,閱讀又是件辛苦的事情,但,如果可以,我還是想一直使用文字,直到哪一天能被其他人看到屬於我的文字魅力。

其實三十歲參加活動是沒什麼關係啦,跳舞跳到現在算是有十年了,中間有完全不跳舞好一陣子,大概三四年的時間是很少在跳的,就是偶爾跳一下這樣,但基本上練舞的時間跟跳舞的時間都已經沒有過去這麼多了,所以今年參加活動每一次在Audition的時候就被刷下來了,會覺得有點悶,但想想其實也還好,畢竟那些有「歐」進的人真的都是很認真對待舞蹈的。

我忘記什麼時候開始,真的很討厭去那種人很多的地方,人擠人一點逛街或是買東西的雅緻都沒有了,一堆「借過」、「不好意思」、「你可以旁邊一點嗎」之類的這種像是寒暄的話得一直掛在嘴邊,其實我就想講一句:「幹可以不要卡在路中間嗎?」,但我怕被打所以我都不敢這樣說話,可是這種人很多的地方讓我越來越懶的出門。

可能是平常都一直相處在一起,即便分開一陣子我們也每天都會講電話,所以我覺得這樣的陪伴讓我不需要用文字與妳說些什麼,因為妳是我唯一能夠不用文字,當面講話就能侃侃而談的人,無論是多麽矯情的告白我都會親口對妳說,因為妳就是有這種魅力,讓我能夠完全地做我自己。

老實說,你從小就被教育成長大之後不要當壞人,所以每個人都想當好人的這個想法是正確的,只是人類有一個最不好的壞習慣就是,說得到做不到。我們都想做好人,但最終都會淪為嘴巴上講講的,因為行為根本就跟不上想成為好人的自己,所以當你今天說出一些很正義的話,非常政治正確的話時,就單純只是證明你自己是個說得到做不到的人罷了。

我一直都很喜歡鍾明軒這種直來直往的態度,遇到不爽的事情就幹爆,遇到不爽的酸民就幹爆,完全做自己的一個人,我記得之前有陣子很常看他的影片,喜歡他的論點在於不需要管其他人的眼光,做好自己就是了,別讓他人眼光去定義自己之類的這些心靈雞湯,只是他用自己的表演方式呈現,我覺得很酷,也很有趣,對我來說他的做自己是我很認同的一件事。

「不關心政治的處罰,就是被糟糕的人統治」這句話每次在選舉期間一定都會提到,對於我們不關心的政治,通常最後會被影響到的,就是漠不關心的人。雖然有的人可能會說,美國大選對台灣有什麼關係?誰選上了不都一樣嗎?對啦的確誰選上了,都不能保證會對台灣有什麼幫助,就像無論2020贏的是蔡英文或是韓國瑜,你的生活都一樣會過得辛苦,誰敢保證發大財(好啦某任台灣總統候選人的確是很會講發大財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