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服別來辯:噁心媒體真的只會幹噁心事。

2020-09-19

小時不讀書,長大當記者

為什麼這麼多人討厭記者

一直以來我都很納悶,到底誰家裡有親人過世的情緒會是好的,這種希望對方說出口的行為到底為什麼是常態,台灣的電視台到底想要從這些人身上得到什麼,才會讓底下的記者去幹一些沒人理解的事情?

早上一打開Google新聞,關於小鬼黃鴻升的新聞當然還是佔據了整個版面,那我沒意見,因為這些媒體就是需要點擊率跟點閱率來賺錢,但可不可以不要死守在人家家門口,一有人出來就問一些腦幹的問題,就包含這兩三天是開放好友藝人追思的日子,難道媒體是打算要每來一個藝人就發一篇新聞稿嗎?我覺得這已經是完全的病態了。

打開新聞,打開Youtube頻道,滿滿的都是關於他的新聞,是不是沒什麼新聞可以報導了,不能讓他走的安靜一點嗎?

最可怕的是酸民

這些媒體促成了酸民的出現

有個網路節目「木曜4超玩」,裡面的兩位主持人坤達跟KID都是小鬼的好友,但因為媒體過度的渲染下,這些跟他友好的藝人如果不在這個時候表態,說自己很難過,就是一件很沒有良心與道德的事情?

酸民的腦袋有時候真的要去檢查一下,我一直都覺得現在網路的進步雖然拉近了藝人與粉絲之間的距離,但這個距離太近了,以前口中的謾罵可以變成文字傳遞時,就很容易會傷到人。

但到底是誰說難過要表現出來?

但到底是誰說難過要po限時動態?

藝人們要如何去舒緩自己的情緒,現在也都需要經過粉絲們考驗,經過酸民的檢驗就是了,這種病態的想法到底是從何時開始興起的啊?這種自以為是的公審真的很讓人厭惡,只要跟自己不一樣想法的就是一律開罵就對了,我看完木曜4超玩直播時邰哥講的那番話真的讓人很難過,在螢光幕前帶給大家歡樂不代表自己就沒有情緒,也不代表一定要表現出現,然後一群酸民就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著。

透過網路監督壞事,跟透過網路監督所有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,完全是兩件不同的事情吧?為什麼媒體不能退一步想,為什麼酸民不能退一步想。

人生很難,真的很難。

難的是每天都可以看到一堆智障講一些智障的話。

以下附上直播存檔,大罵酸民真的很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