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服別來辯:少在那邊講一堆政治正確的話。

2020-11-18

每個人都想當好人

但你幹嘛一定要當好人

老實說,你從小就被教育成長大之後不要當壞人,所以每個人都想當好人的這個想法是正確的,只是人類有一個最不好的壞習慣就是,說得到做不到。我們都想做好人,但最終都會淪為嘴巴上講講的,因為行為根本就跟不上想成為好人的自己,所以當你今天說出一些很正義的話,非常政治正確的話時,就單純只是證明你自己是個說得到做不到的人罷了。

舉一個例子,我在小琉球的時候曾經跟外勞生活在一塊,那時候新聞台剛好有一些關於外勞相關的歧視新聞在報導,在外勞還沒住進來我們租的房子之前,我覺得那些歧視外勞的人真他媽噁心,幹嘛歧視別人?他們也是很辛苦來台灣工作啊之類的這種好聽話,但等他們搬進來之後完全不是這麼回事,又因為剛好這兩件事情發生得很近,所以我有種「打自己臉」的感覺,因為我就是那種表面上說政治正確的話,但私底下行為卻很噁心的那種人阿,我就是帶點歧視的眼神看著他們然後不想跟他們住一起,幹嘛裝的好像我很善良一樣啊?

檢討自己永遠最難

但檢討完之後你會接受

在跟外勞住在一起的那段時間,老實說我每天都在想要怎麼趕他們走,如果今天住進來的是一般的台灣人,我百分之百不會有這些想法,但事實上我就是歧視外勞,不想跟他們一起相處,這就是事實,後來我花了好大一個篇幅去跟自己說,其實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,何必要裝得好像你好像好人一樣,你就歧視,那就歧視,你不喜歡他們,就不喜歡,你幹嘛跟別人一樣想要當好人。

接受這件事情後我豁然開朗,對啊幹,你何必要當好人?就是從這一刻起我才開始愛上做自己,因為你當好人,很有可能只是希望身旁他人認為你是個好人,所以你才發表這樣的言論,但實際上你根本就不是這麼想的,不覺得這樣很辛苦很累嗎?一直講一些政治正確的話來表達自己是個好人,一點都不有趣,因為這根本不是自己的想法,而是「符合這社會期待的言論」罷了。

接納了這樣的自己之後,我開始審視過往的每一件事情,例如像是為了成為女友與她的朋友談話當中的「好男友」,我開始會做一些自己根本不喜歡的事情,為的只是讓自己看起來很貼心很棒,又或者是身旁一堆朋友都在健身,我也開始去健身否則好像跟不上時代,這些看起來似乎都是從一種「政治正確」的理論延伸出來的問題。

政治不正確會流行嗎

我不這麼認為

雖然我覺得政治正確很無聊,但目前還是一種最有效營造自己的方法,從政治人物到公眾人物,到現在的藝人網紅Yotuber,哪一個不是照著政治正確的這個法則在講話,所以當有些「特別」的人出現時,你會覺得他很有趣,就像是最一開始的柯文哲,他完全不是政治人物啊,非常明顯他就是專門講一些政治不正確的話,啊可是在政壇混了六年,他也知道這個走法不行,所以他現在的樣子就是個標準政治人物。

政治不正確對我來說可能會是一種生活型態,一種心理層面的昇華,接納自己真正的想法,而盡量不要讓真正的自己因為這個社會的眼光消失太多,要活著不可能不「政治正確」,但希望還是能夠多接受自己真正的樣子,即便你是個壞人,很愛歧視他人的人,很愛看不起他人的人,那又怎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