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一封信:給奶奶,我一直還記得答應陪妳去公園走走。

2021-01-28

嗨,奶奶,雖然妳已經看不到這封信了,但我想我還是想寫一封信給妳。

妳在五天前離開了這個世界,我跟妳的房間不到五步的距離,那天早上爸爸把我叫醒,說著妳怪怪的,我就大概想到,妳應該是離開了。六年多了,妳躺在那張床上已經四年多了,被餵著吃東西,被處理大小便的日子終於結束了,這過程裡妳誰都認不得,只能自言自語講著以前年輕時的事情,我一直都認為這樣的妳不算活著,妳在第二次跌倒之後就漸漸退化到這樣了,我都看在眼裡,但年齡就是無法被逆轉的,妳在我心裡最後那個畫面,就是最後一次陪妳一起到公園散步的那次了。

最後一次陪妳到公園散步,是在第一次跌倒之後,妳還有復原,並且復原到能回到公園散步的那個狀態,但因為我很擔心妳,所以我就陪妳去了公園散步,過程中我就挽著妳的手,因為我害怕她又跌倒,家裡到公園很近,其實走路五分鐘就到了,但路途上我走得很慢,因為想配合妳的速度。我印象很深刻的是,我跟妳一起坐在公園的椅子上,看著小孩在溜滑梯那跑來跑去,我跟妳說:「妳趕快好起來欸,以後再一起來公園散步。」妳很可愛的回我說:「賀啊」,那親切的回覆至今我還是印象深刻。但後來就第二次的跌倒了,傷到骨盆所以行走不方便,開始漸漸的不能走路了,就一路退化到誰都不認得,什麼都只能靠別人的樣子。

我不想把自己講的很孝順,因為妳自從躺在床上開始退化之後,我很少到房間去看妳,可以說我逃避這件事情,我逃避去接受這樣的妳,或許某種程度上我很不孝,因為我沒有好好的陪妳看妳,我寧可什麼都不要看到,我就不用被迫接受這樣的事實。但其實,我很愛妳,一直一直都很愛妳。以前我是妳帶大的,爸爸媽媽都忙於工作,所以我會講台語妳有一半的功勞,可能是從小就到大培養出來的情感,比起沒有住在一起的爺爺還有更多的捨不得。

對於妳的離開,我是開心的,因為妳可以脫離這年邁的肉體,當神仙了。或許,現在的妳在家裡走走去,可以自由走動了,可以好好的吃東西了,不用吃我覺得很難吃的南瓜粥了,還能夠到公園去散步走走,而不是在那個小房間裡面躺著。

一路好走,奶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