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病呻吟:凌晨四點半的推車攤販,我記憶中的飯糰。

2020-08-30

如果要我選擇一個中式早餐裡最棒的品項

我一定選擇飯糰沒有之一

凌晨兩點,還在書桌上工作的我,都會受到肥胖之神的誘惑,開啟手機裡那簡單的外送APP,裡面琳瑯滿目的食物並沒有隨著夜晚的到來而減少,但我總是猶豫著要不要點,因為真的好貴啊,特別是現在一些虛擬廚房的出現,有些在家裡做的餐點也能拿來外送,然後價格都拉到神之貴,非常難下手,所以只好自己出去買了。

離我家最近的,就是7-11跟一間永和豆漿店了,這間永和豆漿從我高中就有了,吃到現在也十多年了,招牌換過一次,裡面的人換過兩三次,我印象還非常深刻的,還有他們的飯糰始終是包好放在鐵盤上保溫的。應該說自從這種「預做」類型的永和豆漿店出現後,我開始對永和豆漿反感,因為我是一個超喜歡吃現做食物的人,而且我又不趕時間,為什麼你不能在我點了之後在開始做勒?

我記憶中那最好吃的飯糰,是爸媽買給我的,明顯的現包飯糰,就是呈現橢圓形的,跟現在一般看到的長條形狀完全不同,從這裡就能看出一個飯糰的好壞,手包的溫度絕對是在燙的保溫都無法比擬的。

想到這裡,已經是凌晨三點了,再次打開外送App,能選擇的變少了,眼皮也越來越沈重了,我不知道到底是該去睡覺,還是繼續想著到底要吃什麼宵夜,後來我打開Youtube開始消磨時間,看一下動畫,看一下Youtuber們製作的白爛節目,就這樣不知不覺的到了凌晨四點,我對於現包飯糰的慾望越來越強烈,我決定找一下家裡附近的永和豆漿店,看哪一間不是屬於「預做」體系的。

要如何判斷不是「預做」體系的,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整間店裡面越老舊越好,因為那些老闆們都非常的務實,一定會客人點什麼才做什麼,標準腳踏實地的台灣人(?),找到了幾間看起來覺得不錯的,已經是凌晨四點十五分,我決定騎車出去。凌晨四點多,已經有許多老人出現在公園當中健走散步了,我看著他們想想,等我活到那個年紀,我會不會也會挑在這個時間起床運動,還是我會懶得運動,我感覺自己應該會是選擇後者這一個選項。

到了第一間永和豆漿店,我看了看整體裝潢,心想著:「沒錯,這裡一定有現包飯糰!」結果老闆跟我說他的糯米還沒預熱完畢,我非常的失望,因為此時此刻的我就是想吃到現包的飯糰,這慾望已經充滿全身了!後來再跑了兩三間,都還沒準備好,原來凌晨四點半早餐店都還沒準備好啊?這算是讓我長了一點知識。懷著失望,我決定騎車回家睡覺,如果吃不到我想吃的,那我就不吃了,我就是如此任性的人。

但就在回家的路上,我看到一台推車上面寫著兩個大字「飯糰」,在天色還很暗的時候老闆與老闆娘已經出來擺攤了啊,比起店面的他們更勤勞呢。此刻我心裡一陣驚喜,這個,百分之百是現包的飯糰啦沒錯!懷著忐忑的心情去點了一個,老闆對我笑了一下,說等一下,他們還要再準備一下下,大概五分鐘。

我當然是直接回沒關係,因為我很期待這間飯糰,我還特別走到推車的後面看老闆娘怎麼包飯糰,沒錯,就是這個感覺,先挖飯到用抹布包著外側的袋子上,然後壓平,接著放入酸菜、菜脯、油條、肉鬆等等,都是飯糰最經典的配料,我整個口水直流,我好久沒期待吃到現包的飯糰。

拿到飯糰後,我親切的跟老闆娘說聲謝謝,因為我覺得他滿足了我今天想吃飯糰的慾望,老闆娘也很客氣的回我一聲不客氣,我想這就是台灣人認知的人情味,有時候人情味不是透過幫助他人才有情味,而是這種簡單的相處,就能感受到。

回家路上,我到我們家附近那間永和豆漿店買了一杯冰米漿,飯糰配米漿,這就是我記憶中的飯糰搭配法,到家已快凌晨五點,我坐在客廳看著電視,享受著現包的飯糰以及冰米漿,我有點感動,在這個「預做」的年代,還能感受到這種為您現做的感覺,真的好棒。

飯糰與冰米漿,就是我小時候印象最深刻的中式早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