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病呻吟:夢想不知不覺就會被捨棄的樣子。

2021-02-10

年紀大了

想法就變了

我以為我可以一直以 SOHO 的形式工作賺錢,這種天真的想法或許三年前我還會相信,但換到現在的我就無法這麼做,因為接案的形式就是「不穩定」,雖然我得說去年從七月到十二月我賺到的錢真的還不錯,是我最後一份辦公室薪水的兩倍以上,不過我慢慢地觀察我的案源,從臉書社團到 Tasker 關於文案的部分都已經漸漸地變少了,可能是行銷模式與產業正在改變,從文字到影像的一個陣痛期,可以發現徵求影像剪輯的案量有增加的趨勢,但文案卻越來越少,有觀察到這件事情的我,勢必得做出「停損」。

即便我現在過得去,但三個月有沒有可能收入就直接入不敷出,有可能吧?而最近剛好面試到一間還不錯的保健公司,去當他們的網站編輯,可以接觸到的面向還挺多的,從文案 SEO 到數據分析都會設略到,且薪水也還不錯,如果自己接案的部分可以省略到較為花時間的案子,同時持續看新案子接的話,一個月可能還是可以維持一個很漂亮的薪水數字,但,這就會牽扯到,這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了。

為了生活

得向錢低頭

「我在小琉球學到最多的是,不在乎他人眼光,別人賺大錢買車買房很好可以恭喜,但不要羨慕」這是面試主考官問我在小琉球學到什麼時,我的其中一個回答。但隨即問到我之後想做的一些計畫什麼的,我脫口而出的第一件事情,是我想買房子,主考官就跟我說:「但你這樣不就跟你在小琉球學到的有衝突嗎?」我想想,好像真的是欸!為什麼我會想買房子,因為我覺得這輩子最難的戰鬥就是買房子,能存到頭期款幹下去就有一個自己的家,這很棒吧?

可是如果是還在小琉球的時候,我會這樣想嗎?我會覺得買房子是一個目標嗎?面試完之後,其實我對於這件小小的事情耿耿於懷,原來我現在也會思考賺錢賺的不夠,想要維持一個漂亮的薪水,好像得放棄我自己喜歡的生活型態去工作,我好像說不出「這不是我要的生活」,因為我嘗過領高一點薪水的感覺,那真的很爽,不用省吃儉用,可以偶爾揮霍的亂買東西(像是跟一個熱舞社學弟買了一台Gopro9,他尾牙抽到的賣我超便宜我超感謝他)

我想取得一個平衡

關於自由與金錢

講到底,其實是能力不足的問題,才會在文案這塊市場開始萎縮的同時無法發展出其他接案的項目,是否要去這間公司我還在思考,很審慎地思考,為了金錢犧牲現在握有的自由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,這很有趣,在這準備好好過年的前夕開始想這些事情,真的是齁,讓我很難好好過年欸幹。


Outer隨意聊不用太認真

你各位啊,你今天第一天到公司上班,你表定五點半下班,但看到同事們都還在工作,你敢下班嗎?其實我一直覺得這件事情很困難欸,無論是我的哪一份工作,我都會比表定的時間晚個十分鐘,或是等到有同事要走了,我才會一起走,幹我覺得我超沒種的,但是我真好奇大家是不是都這樣欸?

雖然我目前還是接案的身份,但是這個過年我一樣放了自己七天假,沒什麼特殊原因就因為我爽,我平常也是很辛苦啊怎麼可能不好好休息一下,雖然我好像一直都處於一個休息的狀態啦,但過年想說大家開心嘛,所以我就也跟著一起放,然後累積了一堆工作沒做,看到那滿滿行事曆上的代辦事項,就覺得人生好累,而且特別是第一天,真的很厭世,好想每天都放假。

我以為我可以一直以 SOHO 的形式工作賺錢,這種天真的想法或許三年前我還會相信,但換到現在的我就無法這麼做,因為接案的形式就是「不穩定」,雖然我得說去年從七月到十二月我賺到的錢真的還不錯,是我最後一份辦公室薪水的兩倍以上,不過我慢慢地觀察我的案源,從臉書社團到 Tasker 關於文案的部分都已經漸漸地變少了,可能是行銷模式與產業正在改變,從文字到影像的一個陣痛期,可以發現徵求影像剪輯的案量有增加的趨勢,但文案卻越來越少,有觀察到這件事情的我,勢必得做出「停損」。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「饗鮮肉」這間我第一次吃,是在永和的分店吃的,那次令我印象深刻啊,肉質方面個人覺得還不賴,雖然我平常不太會吃一些太高級的餐廳,但這種肉就是以這個價位來說,我可以接受並且覺得蠻讚的肉質,然後讓我最愛的地方就在於它的干貝!我本身就是超愛吃干貝,所以他這裡的干貝是可以吃到飽一直點的,個人是無法抗拒這樣的誘惑的,所以這次來到他們新開沒多久的板橋店光顧一波!

是無辜的受害者?還是心懷不軌的加害者?一場離奇的意外爆炸車禍,竟牽扯出駭人聽聞的連環兒童失蹤案件。警方為了追查失蹤兒童的下落,五名罹難乘客被迫死而復生,利用意識上傳技術借屍還魂。五名人格就這樣上傳至一副軀殼:一個被判死刑的腦死植物人。五個嫌疑犯、五種版本的「真相」,卻讓案件更撲朔迷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