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病呻吟:認識第十年的鄭元豪aka Locking Tim,結婚大快樂!

2020-10-11

他不是我的求學階段的某個誰

他是我老師

直到現在,我還是超感謝自己在大學的時候選了熱舞社,雖然偶爾會覺得自己在大學時期花了太多時間在跳舞,跳到現在也沒有什麼成就,但是當時那種充實而滿足的每一天都活得太開心了。我記得剛開始跳舞的時候,會去看很多Youtube的Locking Battle影片,我第一個覺得跳舞超帥的老師是囂張老師,我心想怎麼可以有人跳舞這麼帥哥,十年過去了,現在一樣是這麼帥哥。

但看來看去,我在影片中看到一個叫「鄭妹」的人,他跳舞很特別,動作不是特別大,也不會什麼劈或跪,但他跟音樂就是很合,每一個拍子都對的超酷,我就想說可以的話,我好想跟這個人學跳舞,因為我想跳得跟他一樣。

我還記得第一次去上他的課

那種興奮感真的強烈

看到他要在MM開課的訊息,立刻的就記下來,心裡想著我一定要去上,直到現在我還能記得他當時第一次的課教的腳步,因為很簡單(對當時的我來說很難啦)但很帥,我就這樣跟著老師上課上了好一陣子,我覺得自己的實力有很顯著的進步,當然回家也得要多看一些影片來複習他的跳舞,結果在之後的某次College high裡被冠上「鄭妹 Junior」的封號。

之後大家就都知道我是鄭妹的學生,那種感覺其實很爽,因為這表示我有把老師的東西真的放到身體裡面,雖然一開始都是用抄襲的,但到後面慢慢的你會發現自己喜歡的特色,這是進步最快的方式,而那一陣子就是上課練舞比賽,對此我樂此不疲。

後來對跳舞開始緩下來

但好險有Funky Spirit

跳了五年多後,開始對於跳舞的熱忱沒有這麼強烈了,但好在加入了Funky Spirit,讓我還持續保持著跳舞,而Funky Spirit絕大部分的團員也都是鄭妹的學生,所以就這樣,一直一直都保持著聯繫,偶爾會去上課,或者是跟鄭妹一起在實踐表演,聚餐烤肉等等,這時候跟鄭妹的感覺有點像是從老師變成朋友的感覺。

我印象很深刻的是,有一次鄭妹在IP開專攻班時,找我當助教,在當時我一直不懂為何要找我當助教,因為我那時候其實的練舞狀態很差,但我想或許是想要拉拔我對於跳舞的熱忱,讓我在多多的接觸跳舞,也可能是他用他的方式關心自己的學生,畢竟我想,我應該是他開始正式成為老師後,第一個跟著他的學生。

今年是第十年了

因為跳舞而認識的第十年

這一路上對跳舞,自己有了一層新的看法,可能不怎麼練舞還是可以喜歡跳舞,保持這種初心,偶爾上上課偶爾跳跳舞,我就很滿足了,所以偶爾我還是會回去MM上課,看著老師每一年教的東西都不一樣,每上一次課就又讓我的眼界被打開一次,會想著:「怎麼可以這樣跳啊。」這種想法,就是我看到鄭妹,都只會叫他「老師」的原因。我從來不會叫他鄭妹,因為我尊敬他是個老師,這聲老師代表的是他的舞蹈在我心中的份量。

然而昨天,20201010,我參加了鄭妹的婚禮,剛接到他邀約的時候心裡很感動,老師心裡還是有記得我的嘛。昨天看著婚禮上的他,心裡突然有一種,天阿已經十年了,十年前我跟他第一次真正學跳舞,是在MM的舞蹈教室裡。而十年後,我在他的婚禮上看著他結婚,我很難言喻當下的心情,最貼近的形容是感動。

如果可以,我希望老師能永遠跳舞跳下去,因為我想我這輩子都想當一個學生,永遠都能吸收最棒的想法與觀念。


新婚快樂,鄭元豪。

這是一封來自你第一個學生的祝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