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病呻吟:跳舞好難,人生好難。

2020-11-24

三十歲還參加活動

還跳很爛

其實三十歲參加活動是沒什麼關係啦,跳舞跳到現在算是有十年了,中間有完全不跳舞好一陣子,大概三四年的時間是很少在跳的,就是偶爾跳一下這樣,但基本上練舞的時間跟跳舞的時間都已經沒有過去這麼多了,所以今年參加活動每一次在Audition的時候就被刷下來了,會覺得有點悶,但想想其實也還好,畢竟那些有「歐」進的人真的都是很認真對待舞蹈的。

不過也不是說我不認真,只是沒辦法像以前那樣跳舞了,雖然不想把體力變糟肌耐力變糟的事實怪罪到年紀上,但的確有差(雖然我胖也是真的),反正整體比起以前,真的是差太多了,但我還是想去參加活動去比賽,多少還是想要做一個「夢想中的自己」吧。

夢想中的自己

長怎樣

我曾經很想成為街舞老師,不知道那是一種憧憬,但無奈就是現實很殘酷,雖然我很想成為街舞老師,可是我的實力不允許,自己判斷未來的眼光也不允許,可以的話我很想勇敢的去走這條路,但我沒有,所以我看到身邊如果有朋友願意走上那條路,第一個想法是替他開心,覺得好啊!衝就對了,第二個想法是,他這樣能養活自己嗎?第三個想法是,好羨慕啊。

這個羨慕是,當初的我不敢走上的那條路,所投射出來的羨慕神情,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那種感覺,只是我就在想,如果自己當初也走上,不知道現在是怎樣,所以我一直沒辦法真正脫離跳舞這件事情,就是因為我沒辦法,做不到,現在我的歌單裡也都是那些好聽的Funk音樂,無法被割捨,自從十年前開始跳舞的時候,我的歌單就一直都是這些歌。

我也不知道為何自己很喜歡聽這些歌,但就是有種說不出來,無法形容的魔力。

跳舞最後的一哩路

會在哪裡結束

我一直都在想,我會不會繼續跳舞,又或者是,哪一天就真的都不跳舞了,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是不是正走在最後一哩路上,而這一哩路又有多遠,但走一步是一步,如果可以我希望永遠都不要有走完的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