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病呻吟:這是屬於一群認識十年朋友的回憶。

2020-09-14

老實說,年紀靠近三十就比較少出去玩了

除非很好玩,不然我都會有些猶豫

前幾天,才剛跟大學社團的朋友去了嘉義玩了兩天一夜,說實話一開始有一點擔心會玩不太起來,雖然我們斷斷續續的都有在聯繫或聚餐,但是聚餐的相處時間是兩個小時,話題結束就是結束了,但出遊,可是要扎實的待滿兩天一夜,非常討厭尷尬的我,偶爾就會擔心一下,因為非常怕尷尬。

但事實上,我們還是跟以前一樣這麼的幼稚。這次出遊,讓人有種又回到了十年前在大學的社團的社辦裡,那些曾經的回憶又湧上心頭的感覺,我一直都很懷念這麼幼稚的我們,因為我心裡一直希望,能夠一輩子都這麼幼稚,當然我知道這不可能,所以出去玩,能夠在這兩天裡稍微回到過去的狀態,真的讓人很開心。

前面提到,之所以會擔心,是因為我怕大家變得世故,大家都忘記怎麼幼稚了,害怕丟臉,害怕被開玩笑,因而很尷尬。但我的擔心根本就很多餘,因為每一個人都能夠在聚一起的時候變成快樂的小朋友,哪怕在路邊低能的大笑,或是講一些沒人懂的爛梗,但那種快樂是無可取代的,對於被未來強迫往前的我來說,才發現我心中是多麽嚮往能夠跟這群人一起出去玩。

有沒有一種其他人笑就會想跟著笑的笑話

有時候,我發現我有個習慣,那就是聽到別人的笑聲時就會跟著笑,但我完全不知道他為何而笑。我有兩個想法,第一個想法是,這個人的笑聲超好笑,我是因為他的笑聲而笑的,然後心裡想著「幹到底誰會這樣笑啊」的這種北懶想法,第二種是,因為是認識的人笑而笑的。

你的心裡會出現一種認同感,覺得看到這個人笑就會自然而然跟著笑,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病,但在這次出去玩的時候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「笑」,但其實我沒有聽到每個人在講什麼,然後我就會跟著笑一下,這種認同感是建立在這十年當中發生的所有事情,所以一見你就笑這句話是不是很適合我在這兩天一夜裡的狀態。

好難讓我割捨放下的回憶

我就是個,不喜歡面對未來的人,我第一次發現這件事情,是從學校離開後,那種時不時就能在學校社團裡碰到大家的感覺消失了,然後我會開始念舊,我會開始覺得有點寂寞,那種歡笑不見了,那種快樂消失了,我開始會去懷念以前發生的一切。

我並不是不想在未來好好的做點什麼,而是那種快樂太無可取代,即便到現在,有一些小成就是自己會滿意的,但兩者快樂的感受不同,可以的話,我好想一直都能擁有那樣的快樂,只是時間推著我走,我不得不走。

我只是希望,未來還有許多這樣的機會可以把握,無論幾歲,無論在哪裡,只要能聚在一起,就能再找到當時的快樂,再一次,回到那個回不去的狀態,在學校社辦裡的開懷大笑的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