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聊的事丨我竟然到小琉球生活一年多EP17:賣冰之外,旁邊開了第二攤?

2021-02-22

賣冰好像賺不夠

不然多一個雞蛋糕好了

對,就是這麼突然,當我跟我女友手上有點錢之後,我們決定開啟第二攤生意,而會有這個念頭是因為,在賣冰的攤車旁邊其實還有一個小空間,這邊得先說,我們的地點在烏鬼洞對面的大樹下,有一個空間,經過我們判斷之後覺得可以放下兩台攤車,實際上也的確是可以,所以我們就開始物色雞蛋糕的攤車,從本島看到小琉球本島,最後決定在本島買一台四千多塊的攤車,反正他也不用,狂殺價就對了啦。

有了攤車之後,現在第二個要決定的就是,雞蛋糕的器具了,其實所有東西都很好買,最難買的就是那個模子了,你有吃過雞蛋糕,你就知道有那種很簡單的,也有那種造型超可愛的,我最後買的是「烤雞」型的雞蛋糕,幹,真的超級可愛的,我自己買完之後我看得非常開心,雖然比起一般的模子還要貴上許多,但,值得啦!

我到現在還記得

第一次做雞蛋糕的爽感

東西全部到位之後,就開始用雞蛋糕粉跟雞蛋奶油打出那個關鍵的麵糊,烤盤加熱之後就,開始做了!一開始非常烙賽,因為你根本不知道那個溫度要抓幾度,一百六?一百八?兩百?啊要烤多久,要翻幾次面,反正一開始烤出來的都像從非洲來的,不然就是從歐洲來的,要馬超黑,不然超白(不要戰,沒有歧視),終於實驗了第五次之後,大概也浪費了快一包的粉量,終於做出一款,看起來超讚的顏色了!

吃起來的味道也是一個爽字,但後來我想想,好吃也不是我的問題,根本就是粉本身調出來的味道很好吃,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,想想就算了。啊一開始想說,是不是裡面要包東西?包麻糬,還是要包巧克力或卡士達,因為我女友就是很喜歡製作這些東西,特別是卡士達,還真的被他調出一個超好吃的味道,但最後決定還是用淋醬的方式去做,因為,包東西超麻煩的啦!

幹,你不要以為只是把東西放到那雞蛋糕裡面有多難,實際上真的蠻難的,我自己實驗過幾次真的不好抓,特別是當你要烤好看還要放東西在裡面,難上加難。

最後決定三種醬

巧克力,黑糖,煉乳

這三種醬,我們決定的也是蠻屌的,因為我個人喜歡煉乳,阿我女友喜歡黑糖,然後我跟她都喜歡巧克力,而且這三種醬在小琉球也都買得到,所以毫無意外的,這三種醬就是直接決定了。淋醬上去之後,其實真的蠻好吃的,但會有個缺點,就是對方如果不趕快吃,雞蛋糕會把醬吸收,所以如果你淋醬是用那種豪邁的噴射淋法的話,你的雞蛋糕上面就會很條紋,一條一條的,看起來很不過癮。

這邊我要偷偷說,其實我對於煉乳真的很熱愛,我有幾次實驗的時候,把麵糊倒進模具時,趕快噴了兩下煉乳到裡面,以為這樣可以吃到爆漿煉乳的雞蛋糕,但,你以為啊!結果就是大失敗,只變成了煉乳雞蛋糕,就是融在麵糊裡面了,完全沒有那種包在裡面的感覺(笑)

而雖然練習都蠻不錯的,也吃雞蛋糕吃到超膩了,但實際放到攤車上賣的時候,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啊幹,我沒想過我賣雞蛋糕會超級緊張,但剩下的就留到下一篇講好了因為很多。


Outer小琉球生活持續連載中

對,就是這麼突然,當我跟我女友手上有點錢之後,我們決定開啟第二攤生意,而會有這個念頭是因為,在賣冰的攤車旁邊其實還有一個小空間,這邊得先說,我們的地點在烏鬼洞對面的大樹下,有一個空間,經過我們判斷之後覺得可以放下兩台攤車,實際上也的確是可以,所以我們就開始物色雞蛋糕的攤車,從本島看到小琉球本島,最後決定在本島買一台四千多塊的攤車,反正他也不用,狂殺價就對了啦。

很多人的工作日常應該都是做五休二,就是週休二日休六日的意思,但我在小琉球是做二休五,只做六日其他時間都休息,為什麼?因為平日就沒人啊,你說寒暑假我當然是不會放掉有人潮的時候,但除了這兩個時間之外,其實我不太擺攤,因為真的沒人。一般我看今天生意會不會很好的依據,就是從烏鬼洞對面停的機車來決定,如果對面車很少,那就知道今天生意應該會不好,但如果我們一到車就爆多,那就很有機會今天可以爆賺一波。

我是個對早餐很挑嘴的人,好吃不好吃通常都會高下立判,特別我喜歡點蛋餅,而且是原味蛋餅,原味蛋餅才能看出一間店的實力,不要說什麼卡拉雞腿堡還是厚片吐司這種靠醬的,原味蛋餅可以證明一切的相信我,然後用醬部分也是很重要,如果是蒜蓉醬油先給一百分,但是甜甜的醬油膏的話直接先扣五十分,抱歉這就是個人喜好。

我們部落格的最新貼文

成為第一個閱讀新消息的人!

「饗鮮肉」這間我第一次吃,是在永和的分店吃的,那次令我印象深刻啊,肉質方面個人覺得還不賴,雖然我平常不太會吃一些太高級的餐廳,但這種肉就是以這個價位來說,我可以接受並且覺得蠻讚的肉質,然後讓我最愛的地方就在於它的干貝!我本身就是超愛吃干貝,所以他這裡的干貝是可以吃到飽一直點的,個人是無法抗拒這樣的誘惑的,所以這次來到他們新開沒多久的板橋店光顧一波!

是無辜的受害者?還是心懷不軌的加害者?一場離奇的意外爆炸車禍,竟牽扯出駭人聽聞的連環兒童失蹤案件。警方為了追查失蹤兒童的下落,五名罹難乘客被迫死而復生,利用意識上傳技術借屍還魂。五名人格就這樣上傳至一副軀殼:一個被判死刑的腦死植物人。五個嫌疑犯、五種版本的「真相」,卻讓案件更撲朔迷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