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記得我人生第一次被資遣,是在博弈客服的時候,我那時一直覺得我很不適合那份工作,因為我天生真的不是當客服的料,要回覆的文字跟標點符號什麼的都有一定的規範,但我就覺得回覆這種太制式的方式很累,偶爾我會亂回一通,博同事們一笑,不過這樣子的結果就是導致上層對我非常的不滿意,我就被資遣了。

自從開始接文案之後,我就很喜歡去接很多不同類型的文案,一方面是累積作品集,另一方面則是迫使自己要去了解這個主題,例如我接過保健食品(魚油),我就得在文字上下點苦工,因為保健食品會涉及到療效,但政府有明文規定不可以講到療效,你只能用比喻的方式去形容。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某個保健食品吃了之後可以清除血液裡的髒東西,但你不能這樣保證,你只能說這個保健食品如同「血液裡的清道夫」這種形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