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三十歲參加活動是沒什麼關係啦,跳舞跳到現在算是有十年了,中間有完全不跳舞好一陣子,大概三四年的時間是很少在跳的,就是偶爾跳一下這樣,但基本上練舞的時間跟跳舞的時間都已經沒有過去這麼多了,所以今年參加活動每一次在Audition的時候就被刷下來了,會覺得有點悶,但想想其實也還好,畢竟那些有「歐」進的人真的都是很認真對待舞蹈的。

我忘記什麼時候開始,真的很討厭去那種人很多的地方,人擠人一點逛街或是買東西的雅緻都沒有了,一堆「借過」、「不好意思」、「你可以旁邊一點嗎」之類的這種像是寒暄的話得一直掛在嘴邊,其實我就想講一句:「幹可以不要卡在路中間嗎?」,但我怕被打所以我都不敢這樣說話,可是這種人很多的地方讓我越來越懶的出門。

可能是平常都一直相處在一起,即便分開一陣子我們也每天都會講電話,所以我覺得這樣的陪伴讓我不需要用文字與妳說些什麼,因為妳是我唯一能夠不用文字,當面講話就能侃侃而談的人,無論是多麽矯情的告白我都會親口對妳說,因為妳就是有這種魅力,讓我能夠完全地做我自己。

上禮拜終於去把期待已久的《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》看完了,有稍微寫一些心得在這裡(延伸閱讀:【有雷影評】《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》殘酷又甜美的夢境。),其實看完的第一個心得就是,幹好爽啊!我會進去看動畫電影真的很少,除非真的好看,《鬼滅之刃》算是一部我初期沒什麼興趣,但是在臉書的簡短影片中看到它的戰鬥畫面整個被燃起來,那個水之呼吸是三小啊怎麼能夠這樣用,靠砍出來還有水,超級帥的啦!

已經三十歲了,會發現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少,你也很難認識一些新的朋友了,對我來說這並不是例外,而是常態,的確我現在已經沒什麼新交的朋友了,我都是跟舊的朋友混在一起,就算前幾天的台南三天兩夜一樣,我心想怎麼還是跟這群人出來啊?不是九月才剛剛去過嘉義嗎,隔了一個月又變成台南,不是時間太多就是錢太多。

我啊,偶爾就是一個太做自己的人,做自己到完全不在乎其他人怎麼想自己的那種人。正式開始SOHO之後,我遇到很多客戶,大部分的客戶其實很可愛,很好溝通,只要你能準時交出他要的東西,其實我覺得我目前遇到的客戶都是很可愛的人,但是難免有時候還是會遇到一些不喜歡討人厭的,這種討厭是,你不知道怎麼跟他溝通,不知道我跟他對於這件事情的平衡點在哪裡。

我發現,是不是大家都會這樣啊?有鑒於我是路易莎咖啡的重度成癮者(成癮部分是指他們所提供有插座的座位),所以每一次到路易莎都像是賭運氣一樣,一開始都會覺得有位子就好,習慣之後就會開始喜歡「旁邊沒人」的座位,然後會放一個包包在左邊或右邊宣示一下主權,當你發現你沒放包包的那一邊有人坐下來跟你靠很近的時候,你會覺得很煩。

假設今天你跟另一半出去玩個兩天一夜或是三天兩夜,然後在挑選住宿的時候發現汽車旅館一晚是$2000,另一間民宿也是$2000,兩間都符合你想要的,你會選擇汽車旅館還是民宿?這個問題啊,其實超難回答的,因為當你選擇了汽車旅館後,你就會被冠上一個「幹滿腦想做愛噁男」的封號,但其實我覺得,還好吧,有些汽車旅館真的裝潢得很高級啊,如果錢都一樣幹嘛不住汽車旅館?

直到現在,我還是超感謝自己在大學的時候選了熱舞社,雖然偶爾會覺得自己在大學時期花了太多時間在跳舞,跳到現在也沒有什麼成就,但是當時那種充實而滿足的每一天都活得太開心了。我記得剛開始跳舞的時候,會去看很多Youtube的Locking Battle影片,我第一個覺得跳舞超帥的老師是囂張老師,我心想怎麼可以有人跳舞這麼帥哥,十年過去了,現在一樣是這麼帥哥。